重庆綦江恐龙大发现

与其他被各种传说缠绕的中国名山相比,重庆綦江老瀛山的确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翻开地名志,也仅是写着“此山位于綦江三角镇红岩坪”,得名于“传为老氏修炼遗址,状类蓬瀛”,也就是说道教始祖老子见老瀛山形态似蓬瀛,曾经在此修炼过。如今山上那香火缠绕的白云观,仍不断有善男信女前去供奉。

blob.png

老瀛山的这处绝壁,自古就是个易守难攻的所在。自清同治元年(1862年)始,这里被命名为莲花保寨,暗示着形似莲花的恐龙足迹和当地传说密不可分的联系。?

远远看去,整座大山笼罩在如丝般细腻的晨雾中,清风吹过,崭露出如剑削过般齐整的火红岩体。这种典型的丹霞地貌,在中国西南并不多见,雾气中倒也有几份清扬风骨。车窗外此时掠过一个硕大的牌坊,上面刻着“市级森林生态自然保护区”,但迎接访客的并不是茂密的森林,而是一个简约的小村。

blob.png

在人类生活了700余年的莲花保寨之上,如此规模的恐龙足迹为何能保存下来,这至今是个谜。人们推测有可能是古人以为足迹是莲花圣物而有意识地保护,也这可能跟当时建筑的地面堆土有关。?

从山下农居到寨子的垂直高度不过200余米,却一路陡峭险峻,森林茂密,偶尔露出的岩石上满是大小不一、浑圆光滑的卵石,暗示着此地在亿万年前是一处河道,古河道的流水长年冲刷,将石头磨圆。在卵石层之上便是山寨所在。说是山寨,其实并没有木结构的寨体,而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横向凹洞。寨口山门相当狭小,仅容两人侧身而过,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头顶的石条上则刻着“莲花保寨 同治元年五月”。

blob.png

blob.png

綦江蜥脚类(sauropods)恐龙零散的骨头,大部分是肋骨和脉弧这只綦江恐龙只保存了脊椎序列,以及不完整的头骨,却没有任何四肢骨,这个有趣的埋藏现象令古生学家困惑不已。侏罗纪时期恐龙开始走向极端,植食性的蜥脚类像吹气球般疯狂变大,从长18米的鲸龙,20米的峨眉龙、腕龙,到26米的马门溪龙、雷龙,27米的川街龙、梁龙,30米的地震龙,已经大到让人失去对数字的感知。

如果将山寨比喻成一座古老的庭院,那么从山门到“石坑坑”所在的“中庭”要经过四进,每一进都是一处宽敞的平台,其间又有狭长的通道或石门相连。 “中庭”约60平方米, “石坑坑”就印在相对平整的砂岩地面上,多达数百个,大如象足,小如鸡爪,深浅也不尽相同,脚印越大陷得越深, 最深的约2厘米, 最浅的则不足1厘米。这些“石坑坑”虽名声在外,此时却显得毫不起眼,仅从外观来看,这里无非就是一处坑坑洼洼的地面而已。

blob.png

对莲花保寨恐龙足迹的分析,可想象出如图景象:约1亿年的中白垩世,温暖潮湿的綦江滋养出繁茂的木贼、蕨树和苏铁。大群鸭嘴龙来到河边,成年鸭嘴龙沉重的身躯在河滩压出深深足迹,几只幼崽乖巧地跟随着,它们的前肢还太短,所以仅用两足行走。不远处,一大群只有1.4米长的小型兽脚类正在追赶着昆虫,而2只约4米长的甲龙实在不忍呱噪,转身离开水源地……?

野史与传说,修仙与野物,一直是寨子和老瀛山留给外人的唯一印象。但在9年前,考古专家们陆续将这些“石坑坑”与恐龙足迹联系起来,这一发现极大地改变了此地,这个寨子和山岭也因为 “石坑坑” 而变得独特起来。

綦江位于四川盆地东南边缘,这个红色盆地以盛产恐龙而着名,盆地内的恐龙化石点多达上百个,所发现的恐龙几乎囊括了2.05亿至1.35亿年前侏罗纪时期所有已知恐龙种类,该地区的自贡恐龙博物馆则是目前世界上收藏和展示侏罗纪恐龙化石最多的地方。但这些辉煌的背后无不书写着一个遗憾,在侏罗纪之后的白垩纪,四川盆地几乎没有恐龙化石的记录,目前发现的仅仅是一些残破的证据,只能表明恐龙在此生活过,但具体的细节则无从说起。

blob.png

村民经过綦江蜥脚类恐龙的尾椎序列,盆地中的秋天阴雨绵绵,却不减綦江村民参与恐龙化石发掘工作的热情。?

如今,莲花保寨发现的恐龙足迹则近乎完美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在1亿年前的白垩纪,这里生活着草食性的鸭嘴龙类、甲龙类,肉食性的兽脚类,以及会飞行的爬行动物——翼龙类,是一个颇具多样性的恐龙动物群,并与此地发现的侏罗纪大群蜥脚类恐龙形成较大的差异,不需要挥汗如雨地挖掘骨骼化石,仅仅是一片足迹便能极好地诠释物种的更迭。

blob.png

科研工作者在修理恐龙化石,这片土地之上的精彩不仅仅是恐龙足迹,还有正在装架的恐龙骨骼化石,将在綦江恐龙国际研讨会之前将其复原。它的体长可达到17米,可能是个新物种,对它的透彻研究,有助于更清晰地了解,在远古时代,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片恐龙足迹中最醒目的要数鸭嘴龙类足迹了。典型的鸭嘴龙体长10米左右,并长有一张 “鸭嘴”,这张扁平的嘴巴里面密密麻麻地排满了约2000颗菱形的牙齿,一度摘取了已知恐龙中“牙齿最多”的世界纪录。多具保存完美的鸭嘴龙化石还令古生物学家轻易了解到其脚部的形态,从后足脚底看,它们会留下苜蓿叶状的足迹,而前足则出奇的小,还不到后足迹的四分之一。这些特征与莲花保寨的发现物一一对应,而且此地的鸭嘴龙足迹还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blob.png

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脚下的恐龙足迹,足迹层面的顶部也值得推敲:凹凸不平的砂岩,还能看到零星的足迹和虫迹,表明恐龙在此地繁衍了漫长的时光。

加拿大派普斯通恐龙研究所菲尔?贝尔博士熟稔鸭嘴龙解剖构造,他从这个立体足迹看到了更深的涵义:“这个珍贵的足迹表明鸭嘴龙类在意外遇到黏稠地面时,从四足行走的运动姿势切换为两足,而脚趾头不寻常的弯曲则表明鸭嘴龙类脚部的灵活性超出了人们的预期,这个发现将影响到人们对鸭嘴龙类运动认知的重建。”

中国是恐龙足迹的发现大国,但这些化石点往往地处荒野,并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而除了大量的恐龙足迹之外,莲花保寨则还保存着完好的要塞结构和历代题刻,构成了中国古人在恐龙足迹化石点上长时间生活的直接证据。“这一时段可能长达700多年,”首都博物馆考古学家陈郁信心十足地说,因为这些不同朝代的石刻,其中有确切纪年可考的最早题记出自南宋,是莲花保寨化石点已知的最早文字记录,“时值南宋末年,这里很可能是当地民众躲避蒙元军队的避难所,而清同治元年(1862年)将此地命名为莲花保寨,则意为有莲花存在的或为莲花所护佑的山堡寨垒。”
哪些恐龙在这里留下足迹:莲花保寨约20×7m的范围内有300多个恐龙足迹,来自鸭嘴龙类、 甲龙类、 兽脚类、翼龙类等恐龙。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如今,这片被古生物学家视为圣地的化石点被纳入了占地108平方公里的“綦江木化石-恐龙足迹国家地质公园”规划之中,该项目已经启动。在国家资金的扶持下,那段颇为难行的羊肠小道被水泥道路所代替,险峻的莲花保寨外围被条石和防护栏层层保护。虽说失去了几分原始的味道,但游客的安全却得到了保障,随着更多配套设施的竣工,莲花保寨区域最终将成为一个展示綦江独特古生物遗迹的窗口。

重庆綦江本土恐龙化石的发现与装架展出,加上大型的恐龙足迹群、马桑岩木化石遗址、 丹霞地貌,綦江国家地质公园在同类公园中确实颇具特色。莲花保寨的恐龙足迹既有古生物学的意义,又能与其长达700余年的人文历史一道,变得不朽。


Copyright ? 2013-2019 重庆綦江国家地质公园 版权所有 渝ICP备18004416号-1

地址:重庆市綦江区三角镇红岩村 电话:400-100-1946 传真:400-100-1946